手机访问MAPTAGRSS
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

当前位置

网站主页 > 文章频道 > 短篇小说 > 八月初八

八月初八

作者:无言 来源: 时间:2017-09-03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  八月初八的时候下了一场雨。
  
  木子抬头看天。 乌云遮住天空世界都黯淡无光。
  
  七月是在一周前离开的,七月结束了,所以七月也离开了。
  
  七月是一只猫。
  
  确切的说是一只很神奇很有灵性的猫。
  
  它来的时候也是一个雨天。
  
  木子遇见它之前还是晴天的,然后拐进一条小巷,遇见一只猫。
  
  轰隆!
  
  一声惊雷炸响。
  
  那只猫凭空一样的出现了。
  
  那天是七月初七。
  
  那只猫的眼睛很是精致,似乎是重瞳。左眼有两个瞳孔。
  
  木子无端端的想起一个历史上很有名的文人来。
  
  木子没什么朋友,也并不喜欢小动物,但她看那猫柔柔的窝在自己脚边,一声也不吭的就让她莫名心软起来。
  
  于是她把它给带了回去。
  
  取名七月。
  
  一年前,木子被诊断为失忆。
  
  虽然她自己对此毫无印象,岂不知为何失忆,也不知到底忘了什么。总之也没有影响生活,似乎也是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  
  那只猫带到八月初八就走了。
  
  木子跟着它跑到了那个巷子,猫消失了,不起眼的巷子变成了繁华的街道。
  
  火焰浮在空中,河灯倒影水中悠悠飘向远方。人们着对襟扣子的开衫,踩木屐。小贩摇铃铛招揽生意,华服女人摇扇半掩面容走过。水色的烟墨淡淡笼过桥头。阴阴沉沉的天,精精巧巧的萤火小灯。
  
  不知是哪个迷失的时空。
  
  彪形大汉摇摇晃晃的走过来,酒气迎面扑散,那人捏起木子的下巴。
  
  “小妞儿,陪爷爷我喝两杯如何?”
  
  一丝异样的感觉划过。木子皱眉与他对视。
  
  “好啊。”
  
  那人取两片荷叶,就河水舀了两勺。
  
  “洒家先干为敬!”
  
  木子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,学着那样子一饮而尽。
  
  重瞳的黑猫跳上她的肩头。
  
  “七月……” 那猫一声也不吭,柔柔的蹭蹭她的肩头,跳下来幻化成了一个男子。
  
  墨发披散,一目重瞳。黑衣素锦,抬手皆风情。便是世间万物都在此失了颜色。
  
  他却不会说话。
  
  他们三个互不道姓名,就这样无目的的一同上路。 这天是八月初八,下着小雨的天。
  
  这一天始终没有结束。
  
  木子很快就接受了这种设定。她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,他们不理解她,她也不理解他们。她和其他人,本来就是两个世界。 七月又变回猫了。 大汉对她不错,却总是凶神恶煞的瞪着七月。木子不懂为什么,她下意识的护着七月。 这儿的人都很冷漠,无论发生什么都可以目不斜视的走过去。木子很喜欢这样。但理论上是不应该的。
  
  大汉和七月出去了。
  
  据说是喝酒闹事,木子匆匆赶到的时候除了一地的狼藉,其实并没有人理他们,连个看热闹的都没有,安安静静的喝茶聊天,只有掌柜满脸怒气。
  
  不对劲。
  
  木子替他们道歉赔钱,拉着大汉走了。七月以猫的形态跟在后面。
  
  不对劲。
  
  木子想。
  
  这事本来是平了的,但之后又贴出告示,那掌柜把大汉告到了衙门。 木子出面为大汉作证。
  
  “他什么都没做。”
  
  “对,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  
  “七月?那只是一只猫。”
  
  路人沉默不语。
  
  小贩摇铃吆喝,妇人半妆掩面,男子喝酒谈笑,浪子跌跌撞撞的摔倒又爬起。
  
  大汉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,掌柜也什么事都没有。这事就算完了。
  
  还是不对劲。
  
  这天依旧是八月初八,下了雪的天。
  
  木子喜欢七月。 因为她喜欢历史上那个文人。 但七月不是他。她知道。七月只是一只猫。
  
  大雪,河面结了冰。
  
  七月不见了。
  
  木子昏了很久。雪停了。
  
  她看见七月从结了冰的河面一跃而下,倏尔不见。大汉一脸呆滞的坐在河边,拿着一张枯萎的荷叶不停的向里边舀着水,当然,什么都没有。 木子猛地就倒了下去。
  
  这天是八月初八,河面结了冰。
  
  不对劲。
  
  木子睁眼,还是自己的世界。
  
  破旧狭窄的小巷。
  
  大汉拿着一把刀,刀尖沾了血。底下的人黑色长发铺散了一地,看不清性别。
  
  是个美丽的小姐姐吧。极美极美的,让世间都失了颜色那样的。
  
  木子想。 目不斜视的走过。
  
  下雨了。
  
  她什么都没有看见。对吧。怀里的黑猫柔柔的“喵呜”了一声,从她怀里跳出,不见了。
  
  木子有些遗憾,好不容易找到的猫呢。
  
  这天正好是八月初八,下了小雨的天。
  
  木子替大汉作了证。
  
  “不好意思,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  
  “他什么都没做。”
  
  “我想是的……”
  
  大汉无罪释放。这件事就算结束了。反正那人是个孤儿。
  
  木子也是个孤儿。
  
  她是个罪人。她间接的害了那个人。因为她的漠视,她的冷漠是有罪的。
  
  木子开始失眠,然后失忆。
  
  忘掉了就好了。
  
  木子想.睡了一觉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  
  “七月……”
  
  她喃。
  
  冰冷的双手捉住她。
  
  “我在。”
  
  “七月……”
  
  “她不怪你。你没错。”
  
  她是有错的。 她想。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  
  八月初九的早晨。
  
  木子从自己的床上醒了来。
  
  咦,似乎是忘了什么呢。
  
  对吧,七月。

    上一篇:我亲爱的大女儿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